<bdo id="6gbk3"><delect id="6gbk3"></delect></bdo><noframes id="6gbk3"><bdo id="6gbk3"></bdo><rt id="6gbk3"><rt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rt id="6gbk3"></rt><delect id="6gbk3"><delect id="6gbk3"></delect></delect><noframes id="6gbk3"><delect id="6gbk3"><bdo id="6gbk3"></bdo></delect> 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delect id="6gbk3"><delect id="6gbk3"></delect></delect><noframes id="6gbk3"> <bdo id="6gbk3"></bdo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noframes id="6gbk3"><rt id="6gbk3"></rt><noframes id="6gbk3">
首頁 資訊中心酒健康
資訊中心

言歡 抒懷 悟道——古人飲酒的三重境界

作者:轉載自—中國酒業協會CADA
2022-08-09 10:07:36
瀏覽次數:315次
字號:

      自古以來,“詩酒”不分家,酒被文人墨客賦予了種種特殊的意義,成為一種文化載體。所謂“偶得酒中趣,空杯亦常持”,那么古人好酒,“趣”在何處?筆者認為,大抵有三重境界。

第一重境界:把酒言歡

       把酒言歡,就是通過飲酒尋找快樂,用酒精追求感官刺激?!对娊?middot;小雅·賓之初筵》全面就記述了一場酒宴的盛況。

……

      賓之初筵,溫聞其恭,其未醉止,威儀反反。曰既醉止,威儀幡幡,舍其坐遷,屢舞仙仙。其未醉止,威儀抑抑,曰醉既止,威儀怭怭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秩。

      賓既醉止,載號載呶,亂我籩豆,屢舞僛僛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郵,側弁其俄,屢舞傞傞。既醉而出,并受其福,醉而不出,是謂伐德。飲酒孔嘉,維其令儀。

……

      賓客沒喝醉的時候,還“威儀反反”,十分莊重,秩序井然,喝醉之后就顧不上溫柔敦厚,“載號載呶,亂我籩豆,屢舞僛僛”,莊重威嚴蕩然不存,醉態畢現。

      這里,古人飲酒,和當下的多數酒宴也差不多,通過酒精的作用,追求神經和身體的歡愉。通過嗜酒貪杯追求感官刺激,歷史上和現實中,這樣的例子有很多,如酒池肉林的商紂王,“一飲五斗”的王績。魏晉時期的劉伶嗜酒如命,外出坐車時便帶一壺酒,隨意行駛,讓人扛著鐵鍬隨后跟著,死了就把他埋掉,由此可見嗜酒的程度和劉伶的放浪形骸。以上大多屬于飲酒的第一重境界,在酒精的刺激下,多巴胺的迅速釋放,創造快樂之感。

第二重境界:借酒抒懷

     酒是物質與精神的結合體,飲酒可以承載喜悅、愁情、思緒,即所謂“借酒澆愁”,便是通過飲酒寄托、表達情感。如陸游《對酒》詩:

     閑愁如飛雪,入酒即消融。好花如故人,一笑杯自空。流鶯有情亦念我,柳邊盡日啼春風。長安不到十四載,酒徒往往成衰翁。九環寶帶光照地,不如留君雙頰紅。

      憂愁像飛雪一般,落入酒杯中就自然消融。美麗的花朵像一個老友,一陣歡笑過后酒杯就自然而空。這里,陸游與花對飲,以消閑愁,抒發年華飛逝、功業無成的憤懣。

     《毛詩序》中說:“詩者,志之所之也。在心為志,發言為詩。情動于中而形于言,言之不足故嗟嘆之,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,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,足之蹈之也。”在陸游的詩中,詩與酒有類似的功用,都是情感的承載物,詩與酒都成為情感的宣泄,比如“須愁春漏短,莫訴金杯滿。遇酒且呵呵,人生能幾何。”韋莊借酒感嘆時光短暫、人生幾何,李白借“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消愁愁更愁”抒發壯志未酬的憤懣,這里,都為飲酒之第二重境界,借酒抒懷,在酒精的作用下,抒發情感。

第三重境界:飲酒悟道

      喝酒的最佳狀態在于“微醺”,微醺這種狀態,好比霧里看花、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,是一種清醒的糊涂和糊涂的清醒,是擺脫俗物、超脫塵世、體悟心靈的狀態。我們看陶淵明的《連雨獨飲》:

      “運生會歸盡,終古謂之然。世間有松喬,于今定何間。故老贈余酒,乃言飲得仙。試酌百情遠,重觴忽忘天。天豈去此哉,任真無所先。云鶴有奇翼,八表須臾還。自我抱茲獨,僶俛四十年。形骸久已化,心在復何言。”

       詩題表明在天氣連日陰雨綿綿的環境里,詩人獨自閑居飲酒,孤寂之感涌上心頭,陷入沉思。這里,陶淵明說“運生會歸盡,終古謂之然”,考慮的是生死的問題。人生運行于天地,終究會離開世間,自古就是這樣。人們傳說的赤松子與王子喬這樣的不老神仙,如今又在哪里?“故老贈余酒,乃言飲得仙。試酌百情遠,重觴忽忘天。”一位老人送我一壺酒,說喝了就能成仙。詩人嘗試飲酒,果然俗世煩情一掃而光,再乘興連飲幾杯,覺得天地萬物都不存在了。天地萬物真的遠去的嗎?“天豈去此哉?任真無所先。”任真就是聽其自然,率真任情,這是一種心境,就是詩人借助飲酒的刺激體驗到的“百情遠”的境界,所謂“任自然而忘是非者,其體中獨任天真而已。”人與萬物受氣于天地而生的,人有“百情”。如果人能忘情忘我,也就達到了與物為一、與自然運化為一體的境界,而不會感到與天地遠隔,就不會幻想當神仙了,這就是任真。這里,陶淵明以飲酒體悟生死之大道??梢?,酒是使人從塵世中超拔出來載體,是體悟天道的工具,若真正體悟了天道,懂得了人生,就可以“得魚忘筌”了,所以蘇軾說“偶得酒中趣,空杯亦常持”。 

      當前,貪杯求歡者多,微醺悟道者寡。在當下快節奏、高壓力的社會生活中,偶爾靜下來,邀一摯友,讀一本書、吟一首詩、飲一杯酒,以求“微醺”之態,感悟古人自然率真、尋找本我、體悟大道的感覺,給心靈找到一片潔凈、自然的棲息之地,放空心靈,回歸自然,將是一種美好的人生體驗! 

?
聯系客服
99热国产这里只有精品9_午夜国产精品小蝌蚪在线观看_国产亚洲成年网址在线观看_本免费av无码专区一区